• 目录
  • 简介
  • 收藏

骨气能吃吗

兽人文。

攻受双洁,he,一对一,兽人攻院长受。

这是一篇调教文,攻调教受,且看如何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

第十三章

小说 骨气能吃吗 作者:椰子树会比剪刀手 字数:1502 更新时间:2019-07-12 02:23:33

被打得跌在地上的人,霜白侧颜显得愈为冷硬严峻,他长眉入鬓,目色极墨,揭起乱睫往上一睨人,邪意端生,诡丽异常。

半侧容貌鲜血淋漓,毫无情绪的黑眼珠被血涂得湿润,混合着液体流出来。

他手指一勾,先捞过鸭舌帽,抖落灰,自己才缓缓站了起来:“子不教父之过,而父之过,又该是如何?”

这句话豁然激怒了何司令,满脸褶皱猛地绷直,然后缩挤在一起,顿时似乎挤出了千百张小脸,每张都扭曲出挤眉弄眼的嘲笑。实不是惊悚二字能交代。

你也有资格在我跟前放臭屁?大抵传达出这么个意思。打过人的手沾着亲儿子的血,这次挥拳理所当然地熟稔利落了。

具有官老爷风范的拳头到底是挥了出去,近了,近了,离自己英俊的儿子还有一寸。

但儿子的身后绕出来一人。这人一直被何司令当做透明的风,任他来任他滚。岂料这男人没有滚蛋,就是在这时候抬眼与自己双眼电光火石地撞上了——煞鬼一样的凶残血目。正直瞧着自己头皮呢。

青天白日地被这一当头棒喝,五脏六腑全吓得此起彼伏地蹦哒,让他这养尊处优的官爷立时吃不消了:“你是什么……”

这银发刺猬头流氓,悚然的目光还在自己脸上溜来溜去,成功地让人之一字死在嘴里。

这高大的流氓,脸上就正写着我不做人这四个大字。

何不厌勉力抬起肿起的眼皮,口齿不清且浑浑噩噩地说:“这就是我贱内。”看着何司令突然脚一软,身边的江亭山也跟着一踉跄。

他也许是被打傻了。就着自己也堪称狰狞的模样,拿出平时就自以为的幽默来:“父之过,自然是由旁人代劳。”

结果看着江亭山眯着眼立马就要往瑟缩的父亲迈步,便眼疾手快地紧扯住了他袖子,哑声:“亭,亭山……”

  这声调儿,简直缠绵悱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