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简介
  • 收藏

将心囚

“这年月,只当做我与他最后的默契。”

/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\

月落星垂,参井徒移

这世间啊,有些事,尘埃落定后成了故事;有些人,鲜活不再时批进史书。

魔帝酌辰明明白白的生死轮回,仍会哀恸于自己的无能为力;魔尊鹤霄允清清静静的死在万仞之下,或许也会想起他对她的情有独钟。

冥主浮生的梧桐木屋外,一树寒梅不分时令的怒放着;隐居紫瀛洲的灵界女帝绯流,身子早已羸弱不堪,只好每日静坐窗前遥思往事。

魔界右护法挽清卸了职,却是长住在了已然覆灭的妖界;小魔帝翎箜和他来自神界的爱人走到了一起,再不顾什么夙仇难当。

一脉寒江仍流的干干净净,一点也看不出万年前混战之中血流漂杵的影子,尘埃落定,原来多么惨烈的过往都成了故事

也罢……

人间的鹿山结界遍布,它在静候它该等的人回家

一万年,一场默契的骗局.

/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\

*第一章是文案#可跳过食用

*整篇第一卷倒叙,不习惯第一人称可以直接跳第二卷,不影响连贯性

  *封面@Nzero大佬

第二卷·第九章·解连环(二)

小说 将心囚 作者:棠梨烬 字数:1487 更新时间:2019-08-13 23:57:48

“公主想吩咐奴婢做什么,奴婢一定办好。”这还是许多日子里,绯流第一次主动让岚儿做事,小姑娘单纯的很,以为公主让她做事就是信得过她了。

绯流笑了笑,从怀中取出一枚封好了口的信封,信封上什么都没写,岚儿接到手上,谨慎的藏到了袖里。

“公主要奴婢送给何人?”

“八方渡口,今日夜里会有一人等在那里,你将这东西给了他即可。”

岚儿愣了一下,“奴婢明白,奴婢先陪您回秋深阁吧。”

八方渡口早已荒废了数年,日常应该也有些守卫,只不过前两天灵界守卫们悉数被灵后派去了紫瀛洲护卫大公子,想来八方渡是守备及其松懈的。

“不必了,你我一同回去,你反而没出来的借口,你现在就出发。”眼见着天边昏黄,岚儿迟疑片刻,还是决定听绯流的。

“那公主,您回去后记得自己多点些灯烛。”许是被关了许久的阴影,绯流现在入睡都要室内亮如白昼,岚儿照料她几个月,对这些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。

“你去就是了,记得在天亮前回来。”绯流嘴角噙着丝冷笑,岚儿的迟疑和犹豫都落进了她眼里,让她回秋深阁?

若岚儿不是眼线便罢,若她真是灵后爪牙,岂不是她前脚刚进秋深阁,后脚岚儿就敢进云音殿禀告她的行踪。她手里的胜算太小,不敢赌,更不敢放任,目前为止,除了原先的心腹,她更不敢信任何人。

眼见着岚儿走远,绯流又等到云音殿里掌了灯,这才伴着夜色回到秋深阁。

仍是阁内石桌下的凹槽,随着机关被触动,一声轻响,新的密信落到了她手上。

这机关的位置是魔尊定的,极其隐蔽,就算把石桌翻过来,不明底细的人也根本找不到凹槽所在。

  身为公主,再加上父亲格外重视,就算被关了几百年,也还是有两个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