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简介
  • 收藏

不愿识君

杯酒共饮观日暮,原是欢快两人情。

一夜之间面目非,千捶百难磨不尽。

谁知昔日仿旧事,不识君来不识意。

龙攻×狐受(he,be未定,但十有八九是be,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反折)

墨程,字无渊,佩剑名妄

(妄天,通体玄色,无鞘,不用时化成一道灵力存在墨程体内)

白落,字衡卿,暂无佩剑,有一笛唤竹映

(竹映,通体青绿色,乃青丘竹木所制,坚如顽石,需费极大灵力或妖力才可斩断,白落乃万年白狐,斩一根竹木制成笛子不需费多少妖力,其实白落有一佩剑,名唤嗜血,乃魔族魔主显示身份的重要之物,这开个坑(无辜脸))

其一,不定期更新,看心情,别催,催了也没用,更了算我输;至于封面,一切从简

其二,程落不可拆也不可逆,我不知道有没有副cp,介零算吗?(嗯,白介是攻,墨零是受)

其三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虐文,但我估计会有虐点,且虐阿落多一点吧(我有个大胆的想法,我想把阿落的族人都写死(无辜脸))

其四,这是阿六的第一篇原耽小说,文笔不太好,看得下去的就看吧

十六

小说 不愿识君 作者:十六言屺 字数:1177 更新时间:2019-08-14 00:53:39

两人吃饱喝足后,踏上了回家的路途。

白落这顿饭吃得不错,虽然没有辣椒,但这盐重盐轻都是按这他的口味来做的。

嗯……以后大厨的月前得涨一涨……

一路上两人都没在说话,白落不知道墨程在想什么,自己冒然出口,怕是会打搅他,索性都不说话。

墨程心中疑问甚多,可自己又要以什么身份问?怎么开口?

回到庸陵山,两人也没在多言,各洗洗就打算入睡。

“你打算一直睡树上?”墨程突然问道。

  墨程突然的说话,白落有些接不住,愣了一会,才道:“其实树上也挺舒服的,若入睡途中有一阵微微的风吹来,别提多舒服。怎么,殿下想试试?”

然而墨程却岔开话题:“要不今晚咱挤挤?这床够睡。”其实墨程也并非想什么,而是觉得这柔软的床铺比那硬巴巴树干舒服多了,然而白落却有些曲解:“怎么个睡法?”

墨程:“……”

“我是说,这床不比那树干舒服多?”

白落:“……”好吧,看来是想错了:“不了,这床太小了,挤不下,我还是去外面睡些好。”

白落刚说完,天公却不作美,打了一声闷雷后,下起了大雨。

白落:“……”玩呢?

不是白落不睡,这床是真的小,墨程一人便可睡满。其实白落并不喜欢空落落的大床,所以白落的床几乎都是量身打造的,白落躺下,左右几乎各余三尺。可这墨程的身躯较大,比白落打一圈,就算死挤也挤不进。

墨程已经上了床,掩好被子,只露个头出来望着白落。

白落有些无奈,幻回白狐狸真身,一跃跳上了床,挤进了靠墙的床边,团成一团,慢慢睡去。

看着被窝里的小狐狸,墨程突然好想抱住他,顺一顺他的白毛,捏一捏他的小脚。就这么想了半刻,墨程才意识到困意,起身去把灯都吹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