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简介
  • 收藏

锦中书(女尊)

我这双眸子,藏得下高耸雄峰,藏得下汩汩流水,藏得下巍峨宫阙……却偏偏藏不住这两行热泪,见到她给我折的花儿时便顷刻而下。

我常想,什么时候才凑得够七个铜板,给她买街上最好吃的糖葫芦和包子呢?

——于江瑾

我这人刻薄又尖酸,那些人见了我啊都要躲着避着,生怕我怪责他们。只有那个傻乎乎的人,一个劲儿地讨好我,逗我开心,连我打他都舍不得还手。他真是傻透了,傻得我都不忍心负他。

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我什么,这辈子才宁愿把命搭上,换我一句“喜欢”。

——虞十七

此生太短,我下辈子,下下辈子……都赔给你。

是甜文甜文!!!无敌宠!!!入股不亏!绝不写傻白甜。

096:投怀送抱

小说 锦中书(女尊) 作者:抠脚大渣 字数:1053 更新时间:2019-09-11 18:00:00

席蓉掀开营帐,见一人呆呆地站在门外,心情愉悦,忍不住招呼他:“江瑾,你怎么来了?”

于江瑾木讷地回头,才发现自己怵在席蓉的营帐旁,懊恼地转身。

怎么这么巧。

席蓉上前扯住他的袖子,眨巴眨巴眼:“来了就别走了,我这里有好东西给你瞧,我阿爹遣人送来的。”

眼前的人,长得和十七再像,终究不是十七。十七不会主动牵他的手,也不会和他撒娇打闹,更不可能像席蓉一样灵动活泼。

偏偏……他就是抵不住席蓉的软磨硬泡,把她当成十七,当成他心里最想要的十七。

为何他总是站在十七的身后,受到她的庇护?为何……他只能是众人口里的畜牲,配不上她?

何她对他忽冷忽热,忽远忽近,把他蒙在鼓里伤害他呢……

如果十七是席蓉,那该是多好。耍着无赖接近他,大言不惭地在他耳边起誓要迎娶他,他大可拥她入怀,应承她的许诺,然后一世无忧,钟情一生。

总归,他是她的。

席蓉伸手在于江瑾眼前晃了晃,拍拍胸脯道:“我教你折纸青蛙,我今天学会的。”

于江瑾往袖子里安置那朵花,任由席蓉拉着他入了营帐。

昨日学会的纸鹤,他折了十来只,准备找一个锦盒装起来,等到凯旋那日亲自送给十七。

纸青蛙也不错,只要十七开心,他什么都能学。

踏入营帐,一股轻盈的薄荷香吸入鼻间,掺杂中原茶香,颇具韵味。席蓉端起一杯清茶,递到于江瑾的眼前,“尝尝。”

于江瑾轻轻抿了一口,便搁置在一旁。

席蓉裁开纸,“喝完我才好教你。”

他又接着喝完,什么都不说。

  席蓉叹了口气,觉得他是个闷葫